当前位置:首页 > 扶贫故事 >

铿锵玫瑰张菲菲: 在创业中传承非遗文化

2016-06-12 11:33:33   来源:    点击:

铿锵玫瑰张菲菲: 在创业中传承非遗文化

    3月30日,微凉的清晨,一场春雨悄然来临。
    人间尽似逢花雨,莫爱芳菲湿绮罗。在县经济开发区用录村张乙鸿折子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一位女子,一袭红衣,似一朵玫瑰,在细雨中向记者挥手。
    “嗨,你好,我是张菲菲。”简单的自我介绍,却让记者看到了她骨子里透露出的自信,坚韧与不屈。
    她出生于一个折子粉代表性传承世家。
    18岁开始走上创业之路,却最终放弃经济效益可观的生意,一心钻到折子粉加工工艺中,如今44岁的她,成了一名真正的折子粉传承者。
    与其说她是创业女性的代表,还不如唤她作铿锵玫瑰,在创业中传承非遗文化。
    出生于折子粉传承世家
    她从小耳濡目染受熏陶
    闻着臭,吃着香,这就是阳新折子粉。
    不同与一般米粉,阳新折子粉的工艺要精密细致许多。在经历了三百多年的传承的发展后,它形成了选米、烂米、磨浆、压干、煮熟、清水过滤、在竹折子上成型等一套成熟的制作流程。
    张菲菲出生于排市镇日清村上张明组,她的父亲,爷爷以及数不清的祖祖辈辈都会制作折子粉。特别是父亲张丙兴,还被评为省级折子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者。
    1980年前后,父亲在当时的日清村养猪场任场长。从小就会制作折子粉的他,在闲暇时,就带着养猪场的40多名员工,在一旁制作折子粉。
    而当时只有几岁的张菲菲,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跟着父亲,躲在一旁看着大人们制作折子粉。然后趁忙碌的大人不注意,偷偷的捡竹篮里折子粉的粉渣吃。
    那个时候,一般的家庭吃不起肉,折子粉就成了最矜贵的食品了。
   “走亲访友,提两斤折子粉是最有面子的。家里来贵客了,才拿折子粉出来招待。”张菲菲回忆说,这是她童年的味道。
    外出打工回乡艰苦创业
    她最终决定传承折子粉
    因为家庭贫困,1988年,年仅16岁的张菲菲孤身一人到武汉一家面包厂打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聪明好学的她,除了日常的包装工作,还跟着厂里的老师学习做面包,不到2年的时间,张菲菲就出师了。
    1990年,18岁的她回到了阳新,并拿着辛辛苦苦攒下的钱,在城区步行街附近租下了一个并不宽敞的门面,开了一家面包店,凭着骨子里的一股干劲,以及灵活的生意头脑,面包店的经济效益一天比一天好。
    随后,她又开起了饺子馆、炒菜馆,生意虽然算不上大,但她一步一个脚印的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父母跟随她搬到了城区,也很少做折子粉了。
    “老板,要不要折子粉?我自己做的可好吃了。”2004年的一天,张菲菲的饺子馆里来了一个挑着     扁担的白沙老汉。
    阳新现在还有人做折子粉啊?老汉的折子粉,一下子勾起了张菲菲儿时的回忆。
    接下来的几年,她开始从农民手中订购纯手工折子粉,然后进行销售。渐渐地,折子粉的市场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她店里的少量折子粉根本就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我父亲做的折子粉比这好吃多了,我家可是折子粉世家啊,我应该继续传承!”张菲菲的心里有了决定,并很快付诸行动。
    牟足干劲生意越做越大
    她始终心系文化与传承
    自那时起,张菲菲牟足了干劲,决定大干一场。
    2007年,她将自家楼房不到200平方米的一楼,改建成了一个制作折子粉的作坊,并和父母以及弟弟一起,正式做起了折子粉。 
    因为做折子粉的米已经经过发酵,非常容易发霉。所以做好后的折子粉,需要充足的阳光。如果没有阳光,没有晒干的折子粉3天就会坏掉。一旦坏掉,全部都要丢掉不能吃了。
    “我们做折子粉,最关心的就是天气了,如果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我们就做不成了。”张菲菲告诉记者说,做折子粉的时间通常是半夜11点多到次日的8点,等太阳一升起就要开始晾晒,如果第二天要下雨,他们就只能等待。
    虽然,再次创业的道路是艰苦的,张菲菲尝尝累得直不起腰,但好在有家人在一旁默默地支持。
    仅仅只有200平方米的作坊,因为有家人的帮助,日生产量达也从2007年最初的100余斤,发展到2009年的400余斤。作坊的生意,也渐渐步入了正轨。不过,市场上的折子粉依然供不应求。2009年,张菲菲咬紧牙关,在县经济开发区用录村建起了一个足足有2000平方米的厂房,成立了亿鸿折子粉生产基地,并聘用10余名员工。渐渐地,基地折子粉的日生产量达到了1000斤,甚至更多。
    2011年到2014年三年的时间里,亿鸿折子粉加工厂更名为张乙鸿折子粉加工厂,而折子粉制作技艺先后被授予“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菲菲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折子粉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在创业中传承非遗文化。 
    尽管如此,张菲菲仍旧十分惆怅。虽然这些年来,有年轻人来学习折子粉的制作工艺,但是因为实在太辛苦,基本上都没有坚持到最后。
    
“真的不想让这难能可贵的非遗文化就这样渐渐消失。”张菲菲说,希望能有年轻人来学习和传承。“只要有人想学,我就愿意教。”

上一篇:木港镇:开展农村实用技能培训 下一篇:“独腿硬汉”向可云花蕴印花厂成立

分享到: